安然若素の雨季

emm艾米丽是世界的珍宝!!
我爱杰医蝶医佣医!
有产粮的意愿。
想写杰医蝶医xx。
有木有同道中人啊哈哈

【阴阳师】【狗孟】四季

※大天狗x孟婆
※宣扬邪教

  Summer.May.-Swallow-
◎﹋﹊﹋﹊﹋﹊﹋﹊﹋﹊﹋﹊﹋﹊﹋﹊﹋﹊◎
  五月的天气真正暖和了起来,偶尔能见到一两只燕子掠过天空。
  窗前的小苗又长大了几分,舒展开了嫩绿的叶片。
  早晨,孟婆一如既往地推开窗子给芍药苗浇水,发现花盆边有什么东西。
  她定睛一看,是一只燕子,它漆黑的翅膀受了伤,鲜血染红了半个翅膀。
  孟婆将它抱下来,跑进卧室取出医药箱,小心翼翼地给它清理着伤口。
  她也不是很懂给动物包扎,但是止血总是会的。
  就在她忙活的时候,大天狗走了出来。
  见她垂眸正做得认真,大天狗也就没打扰她,只是静静来到她身后。
  燕子安静地躺在那,不挣扎也不鸣叫,很是乖巧地让孟婆包扎。
  孟婆包扎完,捧起燕子看看它还有没有别的伤,却无意中把它凑近了大天狗。
  大天狗鼻尖立刻发红,随即打了个喷嚏。
  “诶……你对鸟毛过敏的……”孟婆这才注意到大天狗,抱着燕子转身眨眨双眸担忧地道。
  “没事,你若是想收留它便养着吧,我不妨事的。”大天狗揉了揉鼻尖。
  她弯眸笑了笑。
  周二,孟婆要去给一个小女孩上三弦琴课,所以照顾燕子的任务就落在了大天狗身上。
  大天狗带着口罩一脸严肃地盯着燕子,燕子站在孟婆给它准备的横枝上歪着小脑袋也盯着他。
  燕子抖抖那只没受伤的翅膀,似乎觉得这样无聊了,便低头去啄碗里的面包虫。
  大天狗再次打了个喷嚏,后退几步看着它。
  燕子唧唧叫了几声,翅膀下意识地一伸,伤口一拉扯,裂开了。
  燕子痛叫一声,耷拉着翅膀,大天狗一惊,发现绷带被染红了,急忙抱下它拆开绷带。
  无可避免地又打了个喷嚏,大天狗手忙脚乱地处理着伤口,燕子一改往常的乖巧,凄惨地唧唧叫着。
  大天狗把药换了,缠上绷带,再次打了个喷嚏,口罩下的鼻尖已经通红了。
  燕子重新站在横枝上,冲着大天狗抖了抖没受伤的那只翅膀,吐出一串轻柔的鸣叫。
  他摘下口罩揉了揉鼻尖,有些郁闷。
  但看着燕子活蹦乱跳地冲他眨着眼,这种情绪也就慢慢散去了。
  孟婆回到家,看到大天狗红通通的鼻尖,不由得笑出了声。
  燕子好得很快,它能飞了之后,孟婆就把它放了。
  五月末的一天,它在他们屋檐下搭了个窝。
  看着燕子伶俐矫健地从窗前飞过,孟婆露出灿烂的笑容。
  五月,燕子如一阵清风,掠过你我心头。

【阴阳师】【狗孟】四季

※继续宣传邪教

  

Spring.Apr.◤Flower◥
◎-–-–-–-–-–-–-–-–-–-–-–-–-–-–-–-–◎
  过了三月,天气也就暖了起来。路边的积雪化了个干净,空气也不再带着丝丝冷意。
  窗边种下的芍药种子发了芽,怯生生地从泥土中探出一点嫩绿的尖,带来了绿意和生机。
  孟婆抱着洒水壶急急忙忙穿过客厅来到阳台,推开窗子,像呵护珍宝一样照顾着刚发芽的小苗。
  一阵清风打着卷儿刮过,拂起她乌黑的发丝。花盆里的嫩芽随着风颤了颤,惹人欢喜。
  “为什么要这么早种花?”大天狗不知何时踱步至她身后,仿佛蕴含了星辰的蔚蓝眸子染上点点笑意。
  “等到明年,就可以一起看花开啊!”孟婆转过身,弯着双眸看他。
  大天狗微微一怔,随即缓缓勾起了唇角,笑容恍若初春三月山巅的碎雪,干净美好。
  他走到孟婆身边,轻轻揽住她的肩膀,额前的淡金色碎发被微风轻轻吹拂着 眸子眨也不眨地看着那点绿色。
  孟婆抱着洒水壶,清澈如水晶的紫色双眸带着欢喜和兴奋。
  大天狗注视着那株小苗许久,忽地俯身在孟婆额上落下一吻。
  看着她躲闪的可爱目光和通红的脸颊,大天狗再次笑了起来。
  “陪你一起,等花开。”
  四月,花种在盆里发了芽,你也在我心里扎了根。

【阴阳师】【狗孟】四季

※十二个一系列的小短篇
※cp是不是很神奇?
※没错我是来宣传邪教的

  Spring.Mar.∽Warm∽ ●═══════════════════●
  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
  草尖汇聚着昨夜的雪水,微微压弯嫩绿的草叶,最后无声无息地落在泥土里。
  孟婆站在咖啡馆门口,手里提着两杯温热的咖啡,呼了口气,看着白雾渐渐飘散在空气中。屋檐向下不住地滴落着融化的雪水,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三月初,还真的没暖和起来呢。
  街上空气很清新,带着泥土和青草的鲜香。雪后的蓝天白云,像是被洗过一般干净通透。
  她迈开步子走向街道,若紫水晶般的眸子微微发亮。
  穿得有些单薄,她也不在意,快步走在街上。鼻尖冻得微微发红,手上提着的咖啡向上冒着热气,倒暖和了她的手。
  进入小区,还未到楼下,她便看到那个熟悉的颀长身影。
  大天狗双手揣在兜里,肩上搭着一件明显不属于他的小巧的女式外套,倚着柱子在那里等着她,见她过来,便向她走去。
  “天这么冷,穿得还这么薄。”大天狗接过她手中的一杯咖啡,取下肩上的外套仔细地披在她身上。
  孟婆仰着精致的小脸只是笑,披着外套,捧着暖暖的咖啡,一点也不冷。
  大天狗拉过她的手,走向楼梯。
  三月,微寒的天气却意外温暖。

【转载·白乔】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李白x小乔
※四更完毕~

第三十八章
燕香楼。
喧闹的乐声萦绕整座楼阁,略有些刺鼻的脂粉香气飘飘散散,男人们轻浮的话语和女子们的娇笑交织着,使得幕后的乐声更加乱耳。舞台上衣着夸张的舞姬肆意扭动着妖娆的身姿,只为博得宾客的欢呼,从而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财物。
没错,这里是长安的一处……青楼。
二楼看台上,略有些偏僻但又能将一楼的事物一览无遗的位置,没有女子的作伴,三个男人坐在桌边交谈,在这一片纸醉金迷之中显得格外安静。
关于蔡邕,这个名字韩信依稀记得好像从君主那里听说过,便叫上李白一同来询问询问。
于是,刘邦就挑了这个地方。至于张良,即便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不可能把他骗到这种地方。
刘邦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嗑着瓜子,偶尔对楼下陪酒的姑娘吹个口哨,惹得姑娘们总是心不在焉。
本来,这三个人打一进门就引起一片轰动,刘邦还没完没了地四处放电勾搭姑娘,引人注目。韩信趴在桌上表示这辈子是信了他的邪才会跟了这么个二缺君主。
玩了好一会,刘邦才开始谈起正事。
据他所述,当年在张良的帮助下,他登上阴阳家的祭坛,揭穿了阴阳家的真面目,那些蛇面人身的怪物死后,充满阴暗气息的可怕力量无处安放,悉数钻入了刘邦的身体。
别看刘邦平日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野心却还是有的,所以更不愿自己被那种力量所支配而不能自我掌控。
但那股气息是来自暗黑深渊的阴阳魔种,寻常人根本无法承受,刘邦深受这股黑暗力量能存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至少在他遇到韩信之前,就已被这股力量折磨得痛不欲生,即便是张良所赋的言灵之力也无法改变什么。
那时,便是蔡邕助他暂时抵抗了这股黑暗力量的侵蚀。只不过,单凭他一介凡人确实无可奈何,但,那时的蔡邕开启了一个祭祀仪式,并且依靠他带来的某块神秘的残片,硬是将这股力量牢牢封锁在刘邦体内,免去了他的痛苦。
直到后来将韩信收入麾下,刘邦得知韩信的真实身份乃是神秘的白龙一族,借着龙族强大的法力,才将那被封锁的力量驱逐出体内。
韩信之所以执着蔡邕的事,便是因为如此。那些所谓的阴阳家在衰落之前,是被赋予了黑暗灵力的魔种,其可怕程度让人望而却步。如果钟馗所说的天书真的存在,那么也只有这种可能,蔡邕利用了天书的力量,救下刘邦。即便不是完整的天书,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也已足够。否则,他一介凡人,是不可能与黑暗魔种抗衡。
蔡邕,天书……
李白垂着眼眸,敛起笑容,面色有些凝重。
要复活他的族人,唯有找到天书。而唯一有可能接触过天书的人,只有蔡邕。但,蔡邕已死,剩下的线索,只有寄希望于蔡文姬。
可是,蔡邕去世的时候,蔡文姬还是个襁褓中的娃娃,这些事她能了解吗?
一切,唯有亲自去问了,才会得到答案。
“朕早该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地方。”
嬴政一脸阴沉地来到这里,冷眼看着刘邦。
“哦呦,秦王殿下,我可是个好人。”刘邦眨巴眨巴眼睛,亲手倒了杯酒给他,“我很有诚意的。”
唉,要不是他刚好路过看到堂堂秦王被狗咬的一幕而被抓包,也不必如此低声下气啊。
嬴政冷哼一声,接过酒杯入座,冷眸扫视了一圈。
李白不再多问,默默地坐在一旁喝酒。韩信就在他身边给他倒酒,偶尔也喝一两杯。
楼下大堂内一脸冷漠穿梭在众多宾客之中端茶倒水的窈窕倩影,引起了嬴政的注意,眉头深深锁起。
荆轲。
这不是那个冰山似的女刺客吗,又受到绿毛龟的压榨了?
韩信倒是不怎么关心嬴政和荆轲之间的恩怨,不过是从李元芳那里听说了狄仁杰偶尔会请荆轲来协助他的工作。
正想着小耗子,嘈杂之中便传来了她的声音。
“韩重言,我恨你!”

【转载·白乔】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李白x小乔
※第三更~
※原贴作者ID我懒不想打了_(:зゝ∠)_

第三十七章
次日一早,李元芳精神饱满地起床准备开始工作,背起飞轮一蹦一跳地去找狄仁杰报告。
府上的下属纷纷打着招呼。
“密探大人早。”
“早啊!”
李元芳笑着回应。看来经过了一天的休假,状态调整得非常好,干劲十足。
“呃,大人……”
下属们欲言又止,但是元芳好像并没有察觉到,话终是没说出口。
来到书房,李元芳推门而入,抱了抱拳。
“狄大人,今日有什么吩咐?”
不像往常那样得到指令,许久,元芳也没收到任何回复,书房里安静地有些瘆人。元芳忍不住抬头看去——
只见狄仁杰的脸色十分阴沉,而他的头发被浆糊黏在了一起,直立起来直指苍穹,尤其那一缕绿色,醒目得让人离不开视线。
李元芳没忍住笑出声,赶紧捂住了嘴巴,
狄仁杰脸色黑了又黑。
马上,元芳意识到这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狄大人的发胶,一直都是她买的!
“狄、狄大人您听我解释!这不是我干的!我也不知道发胶怎么会变成这样……我……”
“够了!”狄仁杰凝眉,将那一叠文件丢给她,“且不说发胶的事,倒是你先给我解释解释这份报告!”
这是,那晚她整理的少女失踪案的调查报告。可是她有很认真的去整理啊,出什么问题了?
文案的最后一页,清清楚楚地画着只长着绿毛的乌龟,重点是耗子骑在上面!
“狄大人……元芳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啊!元芳发誓这绝对不是元芳做的!”
“呵……本官倒是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本官的不满和抗议啊。”
“狄大人,您要相信我呀!元芳的命是您救的,工作也是您给的,您就是元芳的信仰啊!元芳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元芳吓得扑通跪倒在地,飞轮倒在手边,“我、我想起来了……是韩信!那天晚上,红毛来过……我一不小心睡着了……一定是韩跳跳陷害我!”
因为除了韩信,没人会称呼狄大人为绿毛龟。
“韩信?什么时候你竟然和他搀和在一起了?”
“不是的……是那个红毛,一直在找元芳麻烦……”
“今年所有工资扣光,以后不要再和这人有任何来往。”
元芳可怜兮兮地哀求,“大人,可不可以不扣工资……”
“行了,开始工作吧。”
狄仁杰冷着脸打开一卷文案不顾元芳的哀求开始部署自己的计划。
***********************************
一早起来,李白又不在家,早饭也没吃。
小乔感到有些无奈。
剑仙大人总是这样,不好好吃东西,一直与酒为伴,早晚有一天会把胃折腾坏的。
要做醉仙鸭的酒也没有了,小乔简单收拾了一下拿上昨日比赛得到的赏金,便出了门。
留在大唐也有段时间了,小乔觉得只有貂蝉乐坊里的酒才是最好的,清而不洌,不致伤身,里面又有果子的成份,用来做醉仙鸭再好不过了。
抱着酒坛,小乔途经一条小巷的时候,却碰见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男子绑架一位姑娘。
“风,听从我的呼唤!”
她出门只想带些酒回去,并没有带着扇子,一阵流星落下,那人被砸得疼痛不已,趴在地上半天也没能站起来。
“姑娘,你快走……”那被绑架的姑娘尖叫着,满脸恐慌。
小乔正在解开她手上的绳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她这句话,直觉脑后一痛,眼前漆黑一片。
绑匪……还有帮手。

【转载·白乔】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李白x小乔
※补偿的四更哦
※原贴作者贴吧ID夜_雪梦琉璃

第三十六章
蔡邕,王者大陆名扬四海的学者,对于太魔古道研究颇深。
听闻早些年学者发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而招致杀身之祸,被收养的怪物亲手杀害,膝下留有一女被曹孟德所收养。
至于学者究竟查出了什么,随着他的死亡永远埋葬,再无人知晓。
有人说他发现了魔种的秘密,也有人说他找到了稀世珍宝。但这一切终究只是传言,无从证实。
韩信走出大理寺仰头望着天空,阳光明媚,有些微微刺眼呢。
身后李元芳垂头丧气地跟了出来,没料到他突然停下,直直撞了上去。
“韩跳跳,我偷偷带你来查资料的事情你可不准说出去啊……要是被狄大人知道了,别说工资了,我连工作都保不住了!”
鬼知道她是受了什么诱惑才会答应韩信带他进到档案库里去!
“知道了小耗子。”难得韩信蹲下身来与她保持在同一高度,揉乱了她的短发,他面部坚毅的线条展现出缕缕柔和,深邃的眼眸如深沉的大海映出她圆润的小脸。
李元芳只觉得脸上的温度蹭地就升了上去,好似要炸开似的。
啊,怎么回事啊!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也吃色诱这一套了!而且还是这个最可恨的到处搞事害她被处罚的韩跳跳!
“你、你走开啦!我是个纯爷们好不好!把你的那套撩妹技能收起来,我可不吃这一套!”
不吃技能? 亏他今天还特意翻出那身街头霸王的衣服(重点是有对耳朵),为的就是和这小耗子……咳,只是穿的像一点,才不是什么情侣装。
“撩不到小耗子吗……”韩信摆出一副失落到极点的神情,“啊,说好的男女通杀的神技呢?韩某还真是失败。”
WOC?!这种泪眼汪汪我见犹怜的表情到底是要闹哪样啊喂!
李元芳拉下头上的黑猫帽子遮住了整张脸。
为什么她对这家伙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啊!
不行啊李元芳,狄大人才是你心中最帅的!
**************************
这一场比赛,因诸葛亮中途退赛导致蓝方缺少输出而失败。
小乔抓着李白的袖子,仰头望着他。
“下次再有这种情况的话……剑仙大人不要再为我挡了,不值得。”
“笨蛋,哪有什么值不值得。”李白吐掉口中的草叶,“在下只知道,除了在下以外,粉团子不能被任何人欺负,诸葛孔明也不行。”
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写满了认真,深深地烙在她的心里,好像有什么正在满满滋生、萌芽,牵扯着心底最深处的悸动。
眼前这个人,可是才华横溢而狂放不羁足以惊动整个长安的剑仙啊!她只是一个被家族抛弃流落至此的无名小卒……但,心好像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啊。
即便她现在扎起魔鬼南瓜头,化了妆,打扮的像个小太妹,可小乔一直都是个单纯的小丫头,所有的情绪都清晰地写在了脸上。
李白打开葫芦喝了几口,“粉团子只需记得做你最开心的事,其余的,交由在下处理便好。”
可小乔,也想为剑仙大人做些什么啊。
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小乔被他拉着又投身到下一场比赛中。
一天下来,小乔赚到了一笔不菲的赏金。
既然剑仙大人喜欢吃小乔做的东西,那小乔一定要为剑仙大人好好烹饪一顿大餐!
“我说,你们两个要是不急的话,陪韩某再打几场可好啊。”
韩信一手扛着枪,一手扯着元芳。
李元芳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不情愿——难得的休假全浪费在你身上了!
李白上下打量了韩信半晌,忽然提起青莲剑拖着韩信转身进了墨家机关道。
一阵吊打……
“mmp,李太白你疯了!打老子做什么?”
“脱了。”
“啥?!”
“衣服脱了,别让老子重复第二遍。”
“MD!你个死狐狸发情到别处去,别找老子啊!”
李白不耐烦,开始亲自动手。
“小耗子……救我啊……”
“乔妹妹,你忍心看着你重言哥哥惨遭蹂躏吗……”
“李太白,给老子滚!”
观战席上小乔元芳面面相觑。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重言哥哥。”
“我也没想到李白发起疯来简直禽兽不如啊。”
“元芳哥哥我们走吧?接下来,就是两个人的时间了。”
“走吧,我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辣眼睛。”
于是,元芳小乔手牵手蹦蹦跳跳离开峡谷战场。
韩信被扒到只着了一身中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李太白,你这就过分了!老子怎么知道乔妹妹今天也会打扮成那样啊!”
李白悠哉悠哉地喝着酒,指尖幻出一把狐火,索性直接把那件衣服烧了个干净。

【转载·白乔】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李白x小乔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这章内有信芳  原贴作者贴吧ID夜_雪梦琉璃

第三十五章
当李元芳被韩信拎着来到峡谷观战的时候,就看到不是红方刺客就是蓝方法师混战收割的场景。
大乱斗?明显地图不对啊。
还有,别问元芳是怎么被韩信拎着来的。
纯粹是因为她看到这家伙又准备去庄周家里偷鲲,结果鲲没到手反倒把她给拎到这里。
又是一波混乱的团战。
蓝方娜可露露找准时机气势汹汹地切入后排,一只鹰落下,小乔连忙交出了闪现才免遭于难,但终究是丝血逃生。
李白虽然收掉了对方的射手但却被诸葛亮身上的被动法球打至残血,同时一发元气弹已经瞄准了他。刚刚交掉了二技能的李白此刻暂时无法只靠自己躲掉诸葛亮的致命一击,只好将进酒闪到自家橘右京身后想要让他替自己挡下元气弹。
谁知元气弹飞出之后血量过半的橘右京忽然一个侧身将位置空了出来,李白二段位移已经交出不在原来的位置,那颗巨大的法球直指向残血的小乔!
完了!
小乔来不及躲闪,任命地闭上眼睛。
熟悉的酒香牵动着嗅觉,预期中的倒地并没有来临。小乔小心翼翼地睁眼,却发现不知何时李白突然挡在她身前,紧紧地抱着她,元气弹不偏不倚地狠狠砸在了他的身上。
诸葛亮刷新了被动法球和元气弹,将红方其余人头悉数收入囊中,最后却是决定放过了小乔,默默退到被动法球的攻击范围之外。
李白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小乔身上,两个人一起滑落,李白倒地,小乔跌坐着,扇子丢在一旁,小手被他紧紧握着。
“别怕,在下不会让你有事的。”
“剑仙大人……为什么要替我挡啊……不挡的话,剑仙大人还可以接着秀的,不是吗……”
即便知道这不是真正的死亡,即便知道这是比赛设定的一个模式,但小乔看着倒地不起的李白,那插在地上显得有些凄凉的青莲剑,心里升起的是前所未有的恐慌,眼泪不由自主地簌簌落下。
“在下知道粉团子很厉害,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弱。”李白轻轻摸摸她的头,淡笑。
小家伙潜在的那股强大力量,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
“剑仙大人,不要再安慰我了……”
他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难受。
总是这样,拖着别人的后腿。总是这样,需要他的保护。
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强大起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
诸葛亮慢慢移步过来,居高临下地望着躺在地上的李白,周身的法球已消失殆尽。
“你还差得远。”
淡淡的语气一如既往淡淡的疏离,诸葛亮就这样在他二人面前回到泉水,然后,退出了战场。
“卧龙先生。”
李元芳趁韩信一个不留神追了上去。
“您这样,会被扣除信誉积分的,严重的话还会被禁赛。”
“无所谓。”
诸葛亮并未停下,冷漠如初。
“对了,狄大人让元芳转告您,陛下已经准许您到大理寺查阅文案了。”
唯有这句话才让诸葛亮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不过也只有一瞬。
“多谢。”
诸葛先生还真是,惜字如金啊。
李元芳想着,忽然就被韩信捏住了耳朵。
“你干嘛!说了多少次不要随便碰我的耳朵!”
“那人是谁?”
韩信微微眯起眼眸。这家伙嚣张的很啊,能让那只狐狸吃亏的,真是世间罕有。
“卧龙先生是陛下的贵宾,他人一向淡泊,你这个红毛别想着什么歪主意了!”
“他在查什么。”
“那你得去问狄大人啊!这种机密的事情别说元芳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
韩信冷不防地塞给她一大包蜜饯,勾起温柔的微笑。
“乖,告诉重言哥哥这个卧龙先生去大理寺要查什么。”
“听闻先生与学者蔡邕是忘年之交,但蔡邕数年前却离奇死亡,先生好像是想要查清蔡邕的死因吧。”
元芳,你的职业操守呢喂!别只顾着吃糖了!
您的好友望都密探已下线。
您的好友吃货芳已上线。
蔡邕……很耳熟的名字,好像从君主那里听说过?

【转载·白乔】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李白x小乔
※双更咯
※原作者ID……前文w

第三十四章
王者峡谷。
“粉团子,今天在下暂时不给你蓝了。”
“好,都听剑仙大人的。”
小乔有时觉得自己真的很拖后腿,倒不如把所有的蓝粑粑都给剑仙大人来的划算。但是有时李白非要她补上最后一下把蓝让给她,虽然觉得自己常常把蓝粑粑送给对面有些过意不去,可心里总是暖暖的。
今天剑仙大人不让蓝了,想必又是想秀一番风骚的走位吧。
走神了片刻,小乔打起精神一个人来到中路准备收兵线,几颗蓝色的法球急速飞来,打在身上,有些微痛。
“孔明哥哥,没想到你会来参加这个啊。”
小乔躲在防御塔后打着招呼。孔明哥哥爆发恐怖得很,即便知道他不会对自己出手,但还是很怕怕啊!
“看来婉儿是这峡谷的常客。”诸葛亮回到自己塔下,等待自己周围的被动法球消失,避免再次打到她。
“还好啦……总比刚来的时候要明白不少。”
还记得最初来这里参加比赛,是为了赚取一点赏金以维持生活,可谁知啊,却在半路被剑仙大人抢去了扇子,还闹了不少洋相。
说起剑仙大人……小乔不禁开始四处搜寻李白的身影。
只见那一袭翩翩白衣几个漂亮的剑花收割完上路,瞬间回到残影之处,又闪身扎进了草丛间,向自己这边潜伏过来。
中路河道草丛的位置……刚好对准了正在收兵线的诸葛亮。
“孔明哥哥!”
小乔下意识地大喊出来。与此同时,青莲剑势如破竹,剑气所形成的圆形剑阵将诸葛亮包围其中,将进酒二段眩晕控制接连不暇。
诸葛亮的反应也是极为迅速,见李白向自己冲来,瞄准时机立刻予以东风破袭,闪身躲避他的攻势,奈何这晕眩实在粘人,硬是吃了李白将近整套的青莲剑歌。
一番搏斗下来,双方都残了血,诸葛亮已经没了大招,最后一段二技能位移回到塔下安全的位置,李白技能也处于冷却状态,不得已暂时撤退。
“啧,粉团子,你这是在为难在下啊。”
李白抹干净青莲剑,剑刃寒光闪闪,有些刺眼。
“对不起……剑仙大人……”小乔低着头,虽说这是王者峡谷的战场,本身设定不会对人造成真实伤害,但潜意识里小乔还是不希望诸葛亮会受到困扰。
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捏了捏她软软的脸颊,“不必与在下道歉。”
毕竟,那是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啊……
重要到,让我现在心情差劲得很,想揍人啊。
诸葛亮微微眯起眼眸,“针对?”
李白松开咸猪(划掉)手,握紧了青莲剑。
“在下就是要针对,先生又能如何。”
诸葛亮不语,但手中凝聚着的法球说明了一切。
他一向少言寡语,不喜言辞,唯有用行动来证明,即使被针对,他也有自己应对的策略。
小乔好像又一次闻到了火药的味道。
为什么这两个人每次一碰头,都要这么针锋相对呢?
一红,一蓝,两道伟岸挺拔而颀长瘦削的身影伫立在峡谷中路。一阵微风袭来,卷起他们的衣袍,淡青和水蓝眼眸深邃的目光碰撞,谁也不肯退让。
此情此景,气氛有些微妙。
小乔不禁想起一句话——
自古红蓝出cp。

【转载·白乔】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李白x小乔 内有信芳
※住校所以周更www
※原作者ID……见前文w

第三十三章
“元芳,最近工作做的不错,这是给你的奖金。”
狄仁杰将一个闪亮亮的红包推到李元芳面前。
元芳激动地跳起来,不敢相信,颤巍巍地拿起红包拆开一条缝,小心地向里面探了探。
哇,这么多奖金,可以买好多糖葫芦吃了!
“谢、谢谢狄大人!元芳一定会更加努力地工作的!”
她望着他的背影感激涕零。只是,怎么狄大人的背影在眼前有些模糊了?
那道影子渐渐向她靠过来,揉捏着她的耳朵,笑道,“不必言谢,只要……小耗子你日后少找我的麻烦,不仅奖金少不了你的,还会有一大堆零食等着你。”
那张俊脸瞬间在眼前放大,惹眼的红色马尾闯进视线,冰凉的护额贴着她的额头,不是韩信还能有谁?!
“呜哇……”
李元芳被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四周是自己熟悉的房间,身上还穿着那套黑猫装扮的衣服。
还好是个梦……
可是好端端的,怎么就梦到狄大人突然变成韩跳跳了?
韩跳跳昨晚来过的吧……还说要帮我工作?
工作?!
元芳突然想起昨晚未做完的任务,火烧屁股似的蹿下床冲出门外。
糟了,都这个时候了,工作没有做完一定会被狄大人扣工资的!
李元芳跑得太快以至于来不及停下,与长廊里的人撞了个满怀。那人倒是没什么,只是元芳小小的个子反被撞倒在地上。
“元芳?”
“狄、狄大人……”
狄仁杰把令牌别回到腰间,继而俯身扶起她。
“你可终于睡醒了啊。”
他语气一如既往地风轻云淡,听得元芳心里一惊,连忙弯腰鞠躬认错,“狄大人我我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偷懒但是昨天……”
“昨天的文案本官看过了,整理得不错。”
“诶?”
“本官知道你也累了,准你休息一日,可以出去玩了。”
元芳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怎么,不想去?”
“啊,不是……谢谢狄大人……”
哇,竟然有难得的假期?还是大人亲批的?
“对了。”狄仁杰突然叫住正准备离开的她,
元芳不禁耳朵抖了抖,“大人……要扣元芳的工资吗……这假期我不要了求大人别扣工资啊!”
狄仁杰盯了她片刻,忍不住笑了笑,才解释道,“放心,今天不扣你工资。本官只是让你去通知诸葛先生一声,女帝陛下已经准许他的请求,明日来大理寺查阅相关文案。”
“是,元芳明白了!”不是扣工资就好……
狄仁杰点点头,终于离去。这个密探啊,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对这点儿工资……
这不是做梦,不是做梦!
李元芳再三确定之后,兴奋地高呼一声回屋抄起飞轮奔出狄府。
只要不扣工资,生活还真是处处充满美好啊!
元芳一蹦一跳地行在车水马龙的长安大街上,忽然瞥见街角那条身躯庞大迷路的鲲,便牵着它把送回到庄周身边。
元芳不禁又想起了那个满脑袋红毛的家伙——也不知为何他就对鲲如此执着,难道真如他所说,鲲看上去很好吃吗?
还有昨天的那些文件,都是他整理好的吧……明明这家伙很讨厌自己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帮她?
啊,不管啦……总不能因为这点恩惠就对他到处惹事生非的行为视而不见吧!还是去峡谷放松一下好了。
狄府。
狄仁杰继续翻阅之前没有看完的文案,直到最后一页。
最后一张纸上画了一只大大的王八,还特意用绿色的墨在头上勾了两笔,一只大耳朵的老鼠骑在龟背上气愤地跺脚,旁边附了一行字:
绿毛龟,你这么压榨手下员工你家女帝造吗。
狄仁杰本就严肃的脸庞变得更加阴沉。
李!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