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若素の雨季

【阴阳师】【狗孟】四季

※大天狗x孟婆
※宣扬邪教

  Summer.May.-Swallow-
◎﹋﹊﹋﹊﹋﹊﹋﹊﹋﹊﹋﹊﹋﹊﹋﹊﹋﹊◎
  五月的天气真正暖和了起来,偶尔能见到一两只燕子掠过天空。
  窗前的小苗又长大了几分,舒展开了嫩绿的叶片。
  早晨,孟婆一如既往地推开窗子给芍药苗浇水,发现花盆边有什么东西。
  她定睛一看,是一只燕子,它漆黑的翅膀受了伤,鲜血染红了半个翅膀。
  孟婆将它抱下来,跑进卧室取出医药箱,小心翼翼地给它清理着伤口。
  她也不是很懂给动物包扎,但是止血总是会的。
  就在她忙活的时候,大天狗走了出来。
  见她垂眸正做得认真,大天狗也就没打扰她,只是静静来到她身后。
  燕子安静地躺在那,不挣扎也不鸣叫,很是乖巧地让孟婆包扎。
  孟婆包扎完,捧起燕子看看它还有没有别的伤,却无意中把它凑近了大天狗。
  大天狗鼻尖立刻发红,随即打了个喷嚏。
  “诶……你对鸟毛过敏的……”孟婆这才注意到大天狗,抱着燕子转身眨眨双眸担忧地道。
  “没事,你若是想收留它便养着吧,我不妨事的。”大天狗揉了揉鼻尖。
  她弯眸笑了笑。
  周二,孟婆要去给一个小女孩上三弦琴课,所以照顾燕子的任务就落在了大天狗身上。
  大天狗带着口罩一脸严肃地盯着燕子,燕子站在孟婆给它准备的横枝上歪着小脑袋也盯着他。
  燕子抖抖那只没受伤的翅膀,似乎觉得这样无聊了,便低头去啄碗里的面包虫。
  大天狗再次打了个喷嚏,后退几步看着它。
  燕子唧唧叫了几声,翅膀下意识地一伸,伤口一拉扯,裂开了。
  燕子痛叫一声,耷拉着翅膀,大天狗一惊,发现绷带被染红了,急忙抱下它拆开绷带。
  无可避免地又打了个喷嚏,大天狗手忙脚乱地处理着伤口,燕子一改往常的乖巧,凄惨地唧唧叫着。
  大天狗把药换了,缠上绷带,再次打了个喷嚏,口罩下的鼻尖已经通红了。
  燕子重新站在横枝上,冲着大天狗抖了抖没受伤的那只翅膀,吐出一串轻柔的鸣叫。
  他摘下口罩揉了揉鼻尖,有些郁闷。
  但看着燕子活蹦乱跳地冲他眨着眼,这种情绪也就慢慢散去了。
  孟婆回到家,看到大天狗红通通的鼻尖,不由得笑出了声。
  燕子好得很快,它能飞了之后,孟婆就把它放了。
  五月末的一天,它在他们屋檐下搭了个窝。
  看着燕子伶俐矫健地从窗前飞过,孟婆露出灿烂的笑容。
  五月,燕子如一阵清风,掠过你我心头。

评论(5)

热度(5)